李,刘,查

克拉玛依

https://www.jiemodui.com/N/61459.html?from=A_51329

这篇文章是新疆克拉玛依第一中学一位教师,在十一学校组织的会议上的发言。一个40万人口的城市一所高中高度现代化,实现了走课制。百度百科上的词条很平实。学校官方网站也不同一般。

知乎上有人提到,该校硬件达到美国上等水平,老师也很好。这个城市官员和富裕家庭的子女大多在本地就能够接受美式教育。知乎上很多人谈到,新疆特别是热点城市,日用物品比沿海城市贵,饭店路边摊的食品也贵。是人口密度低导致商家成本高,还是商业竞争不够?房价4000多。该地,特别干燥,奇热奇冷。

李希贵

由罗老师给出的链接,看了优酷李希贵演讲视频。很有吸引力。京城顶尖中学,群众基础好,改革阻力也比较小吧。看上去顶尖高中生在许多方面超过了老印象中的大学生。经济高度发展形成的国际水平硬件环境,人力资源在一线城市的聚集,使得少数中小学也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

李希贵:扁平化的时代机遇与挑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39b8a20102vl2v.html

“你有能力是不会被埋没的,个人的品牌将会越来越突显、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在这样的时代发展中,我们原先工厂里生产出来的人才不管用了,你如果没有一手的话要想在这个社会上立足也许只能给别人打工。这就是社会结构扁平化带来的巨大变化,我们需要对人才重新理解,一个人的潜能优势会被最大限度的放大,而且一旦有能力就会有品牌。”

《当代教育家》杂志,李振村,亦庄小学校长。教育记者-教育主编-校长。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925/18/27860938_593554396.shtml

刘长铭

北京四中刘长铭:不走极端的课改之路

https://www.jiemodui.com/N/61680.html?from=A_51329

四中接收了一些兴趣特别的学生。刘长铭新浪博客,更新着。最新的文章是“谈师生关系”。文风和观点都接近苏霍姆林斯基,读起来轻松。这个博客是很适合教师和师范生阅读的。重视了解学生,比如家访。也重视让学生了解教师自己。有一篇“做学生崇拜的教师”。

查先生

著名教育家严厉批评教育部新课改专家组组长钟启泉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105/17/7941640_438404469.shtml

查先生,对钟启泉《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为了每位学生的发展–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解读》公开质疑,反对三维目标的提法,提出“十年改革失败”。敢于说话不怕得罪人,值得敬佩。似乎论据不够严谨。80年代受到钱学森、魏宏森影响,推崇基于一般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又高于它们的哲学层面的中国特色“广义系统论”。喜欢引用辩证法、中国古人章句。如果查先生不接触这些学问,他的文章应该好看一些。

查先生提出的教育建模及其物理教学建模、语文教学建模这些概念,自己写了书,组织编写了一套书。几年之后似乎没有其他人接着再做,大概这不是一个合适的发展方向。

我特地到知乎恶补了一下建模这个概念。建模一般是指数学建模,是数学应用于自然科学、工程、社会问题,形成一个清晰的数学描述,可以由参数预测结果。往往用到比较高深的数学,用到数学处理方面的计算机软件,如matlab。查先生所说的建模跟数学建模不是一回事,好像说的是教学程序的多种风格,每种风格称为一种模式。为啥要用建构(建)这个词呢?暂时不追究了。

教育是世界性的事业。理想的教育,好的教育,中美之间不应该有太大的差异。目前阶段,思路上跟得上先进国家的学者,就不错了。

我国的“系统科学哲学”和国外的“System philosophy”有什么联系和区别?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3777699

“千千万万的科学家们还在努力的修改,计算一个个繁杂的方程使得复杂系统对现实的描述能够更近一步的时候,没经过足够数学物理训练的普通人就能够通过一本《系统论》洞察层次复杂的现实社会”?简直和天天在民科吧“熵来熵去”的民科们如出一辙。

贝塔朗菲在1968年出版的《一般系统论》中,他指出了:“一般系统论的目标在于探索源于不同学科的形形色色系统所共有的一般规律,而这种规律是客观存在的,由于数学是描述这些跨学科规律的恰当工具,所以他认为系统论主要是数学的一个分支”。

钱学森

“我们的传家宝,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毛泽东思想,不要不识货。中国现在还比较落后,我们要想迎头赶上,后来居上,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走人家的老路是不行的。我们必须另辟蹊径,走自己的路,这就要靠我们的传家宝。我们过去靠它打败蒋介石八百万军队,靠它搞成功两弹一星,今天还要靠它使国家富强起来,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他强调人体科学、气功、中医等,许多东西远没有搞清楚,对许多不够了解而又颇有争议的问题要保持选择的开放性,不要匆忙、武断地下结论。他还告诫我们要坚持科学态度、严谨治学。”